Kilmo

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扑火

◎一个突然的脑洞
◎he
◎可能我写的不太清楚,但是我设定的是双向。
◎希望观文开心

你……你好!我是新来的小助理,我叫王源,主要负责你的演出细节方面。
嗯,欢迎。

王源?你也是重庆的啊。
对啊!重庆可好啦。
那是。

我觉得这个领子这里有点歪,你等等,我做个记号……诶?!
?你突然弹那么远干什么。
没……没什么……太近了……
哦。

王源,这是你微博?
……
你是我粉丝?粉十年那种?
……是。
你应该知道我不允许粉丝做我身边的工作。
……你看我也没有给你添麻烦。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

王源真的好像小兔子啊,眼睛一闪一闪的,我的天呐超可爱。
我跟你讲,我有一次看到他看凯哥那个眼神,啧啧啧,写满了粉红泡泡。
诶刚刚凯哥走过去了?他没听见吧……
应该没吧,一点反应都没有……

王俊凯……是我的错觉吗……你是在盯着我看?
是啊,不行?
额……不,不是……
那你别管我。
……
是挺像小兔子的。可是眼睛里也没看出来粉红泡泡啊……
?你说什么呢……
……看见了。
???

……王源,这是你写的?
诶??!你怎么看到了??这……这个……
你听我说啊,我不是脑残粉,我只是……嗯……写得夸张了一点……
……
王俊凯,为什么我看不懂你的表情。
你跟我出来一下吧。

我懂你想说什么,王俊凯,你的意思是不希望我把你当成信条,当成星星,把你的一切当成不容怀疑的法则。你会觉得有负担会觉得我在把你放大。我都明白,你是我的偶像,我知道怎样才是粉丝的正确想法,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
王源。
怎么啦?你真的不用担心,我都这么大了这些道理我懂。今天晚上一起宵夜吗?
王源,无关偶像与粉丝的身份,你不要喜欢上我。这才会真正让我觉得有负担。
你在开玩笑吗?我没有啦,你也太自恋了吧。
……
……
……
我承认了,我他妈就是差一点喜欢你了。

可笑的是,明明我已经选择要扑这场火,你却夺走我的翅膀。

我当初来你身边工作的确是因为你。但是你现在可以不用避着我,我不辞这工作只是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我不可能放弃。
王源,你能保证你完全放下了吗?
王俊凯,你依旧是我的偶像,但是你也只是我的偶像了。
……
不管你信不信,现在开始,你这样的话已经伤不到我了。

小马哥,为什么我会觉得生气。
因为王源和那个新员工?

王源,你跟我说过你不是gay。
……怎样。
那你跟他那个动作什么意思。
王俊凯,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
你放开我,你没有立场问这样的问题。
没有立场?王源,你承认吧,你就算弯了也是因为我吧,我没有立场问这种问题?
……
……
王俊凯,事到如今你觉得还把这事翻出来有意思吗。
……
你自己都想不明白这样来质问我是为什么吧。你老是做这些不负责任的事。
……你说的对,王源。我也真的搞不清楚为什么我最近就这么反常。
那你放唔……
……
王俊凯?!
王源,我想我可以确认了。以前的我太过害怕这种情感,所以我选择把你和我的感情一起否定。
……
直到现在,它来找我算账了。
……
王源,我喜欢你。
……
……
……
你为什么老是这么不负责任?
别哭了,是我不好。

王源儿?你最近有点不得了啊??
我……我怎么了嘛。
你敢删我手机里的照片??
!你还好意思说!你那几百张照片是在侵犯我的肖像权唔……
我还可以侵犯你别的权呢。
……流氓。

王源儿,起床啦。
别闹我……我还可以再睡……
只能再睡五分钟,王源儿,然后我们去冰岛。
知道啦……诶冰岛是不是没有火锅啊……

梦与坚持

     唠唠嗑。

     前几天看见一个视频,哥哥贴着队友坐,和弟弟隔着一段距离,两个人却神情没有异常。我和我一个朋友一下就丧了,大晚上聊了很久。

     与其说聊,其实是隔着手机屏幕抱头痛苦,回忆他们以前怎么怎么挤着坐啊以前怎么怎么好啊。我们真希望他们只是闹别扭。

      我们一点也不怕像上小当家那次的那种吵架,我们怕的是疏远和距离。他们这样自然的保持距离,真的让我们很丧,超级丧。可能我们是比较老的饭,比较玻璃心,比较想很多。

      但是最后我说,这么难得的人,要是真的走散了怎么办啊。

      我朋友本来很丧,但是突然回了我,不会的,他们不会走散的。

      我突然很想哭。

      我回,好,他们一定不会走散。

      真的理解“凯源”这两个字两个人的意义的人,都不会把他们当做单纯的腐向cp来看。

      因为我们坚信,他们是不一样的。

      睡去的时候,我还在想会不会梦到他们。

      然后第二天发现真的梦到了。

      梦里,他们三个人坐一起说话。哥哥隔着队友,突然神情认真地对正在笑却不凑很近的弟弟说,不就是吵架吗,怎么不能好好说了。然后他亲了弟弟的耳朵。坚定的,温柔的,让人想要看到他们结局的亲吻。

     

K总经理和R小助理——R视角

2

     那天K把R带到新办公室之后,给了他一堆资料就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了。他们的办公桌在一个偌大的办公室里隔着距离面对面,而两张桌子的中间,除了空气就只是一层看起来非常薄所以完全不起作用的玻璃。

    
     R在忙着翻看这些资料的间隙平复了自己仿佛初恋少女的心理波动。大概都看过一遍后,R开始严肃地思考起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这是对新上司……一见钟情了?

     不可能的,R对自己的性向充满信心,可是又无法解释看见K的那一瞬间触电般的反应。他抬头偷偷看了一会正在看电脑的K,他还从来没有在生活中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不同于自己,K是那种俊朗的好看,看上去年龄不大,眉眼间都是少年和男人的过渡期的独有风韵。

      R满脑子都是两个字:好看。诶对哦,R头顶的小灯泡一亮,一定是因为K太好看了,我才会有这种反应,R想。这样一想,之前缠绕在他心头的恐慌瞬间烟消云散。

      刚松了一口气的R被突然的桌子的敲打声惊地瞪了瞪眼睛,抬头一看是K。

      R说,您桌子上的仙人掌挺好看的。
     
   
      K看了他一会,看到R快受不了这样灼热的视线要移开眼睛时说,跟我去吃饭。

      R本来以为有什么员工食堂之类的,结果K直接把他带到了同一栋楼的一间茶餐厅。R想问,但是话到口边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K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没有员工食堂。

      R心想这人别不是会读心术吧,看了看菜单上的价格,然后冷静地问,经理,公司给报销午餐吗。

      K不紧不慢地抬头,又是盯着R看了好一会儿,盯到R开始紧张,然后突然就笑起来。

   
      R被这突然的笑给直接弄愣住了。脑子又开始被两个大字填满——好看。是那种从眼睛荡开来的笑,嘴角上扬的角度不大,恰如春风一般吹乱了R的思绪。

      K就这么笑着说:可以报,看我心情。

      他看着R有些困惑的表情,突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用亲密朋友般的姿态对R说:R,你知道怎么讨好上司吗?

  
      R心里突然警铃大作,他透过这春风一般的表情,看清了K眼里的一种情绪,似乎叫戏谑。

     那种恐慌感又一次缠绕上了他的心脏。

     TBC.
——————————————————————————————
R:当时我还以为你是想要潜规则自己纯情小助理的变态衣冠禽兽上司
K:我不就看你当时表情太可爱了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
R:……
K:不过衣冠禽兽这个路线我可以尝试一下(突然靠近)
R:你……唔

     
     
     

K总经理和R小助理——R视角

中长篇/架空/专注撒糖/人设概括苦手,大家有兴趣就自己看吧,哭唧唧

      R发现自己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时是有点恐慌的。

      虽然没有主动动过心,但是作为一个拥有着可以与女孩子相比较的长相的好看男生,R从来不缺少做自己暗送秋波的女性,也交过几任女朋友。看起来是一个温柔风趣的体贴男生,实际上R自己知道,自己有太多小毛病和小脾气需要别人顺着他,相处得越是久的人,他会越是任性,大部分时候不肯低头。可是女生是需要宠着的,这样的相处注定不长久。经历了几次黯然收场的恋情后,R看清了这样的事实,开始封闭自己的感情生活。
  

      可是他并没有觉得这有关性向的问题。
  

      直到与自己的新上司见面的那一天,看着那个人本该风情万种却波澜不惊的桃花眼和微微挑起的浓眉,R第一次感受到心脏的跳动竟然可以感受的这样清晰。

      R听见他说,你是新来的助理?

      R应了一声,然后有点慌乱地准备介绍自己的名字,却被他恰好的一个点头打断。

      R听见他说,跟我来。

      R在跟着他走的那一小段路程里,感受着自己从没感受过的强有力的心跳和大脑内乱糟糟的声音。R是很聪明的人,他看着自己前面高挑的背影,心想,我完蛋了。

      TBC.
——————————————————————————————
K: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什么感觉吗
R:不记得了
K:……
R:好像没什么感觉吧
K:……
     

【童松】一个日常——关于吃醋

    邬童最近有点烦躁。
   
    以前明明是不喜欢吵闹的人,但是自从班小松不讲理地闯入他的生活里之后,每天被他叽叽喳喳地打扰也习以为常了。甚至有时候听着他的胡说八道还会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肯定是因为他太傻了嘛,邬童想。

    但是郁风的到来稍稍改变了这样的关系。

    “诶郁风你怎么跟我一起打哈欠啊你昨天也没睡好啊”
   
     “郁风你要加入棒球社啊好啊当然没问题啊”

     “这种地方你都知道你好厉害啊郁风”

      吵死了。手里写着语文作业,耳朵的注意力却全部放在右手边的邬童又开始烦躁。明明班小松的薄荷音自己听着很舒服,但是这些话他听着却怎么也舒服不起来。

      “郁风你影响到我学习了,不要聊天了。”他转身给郁风一个冷淡的表情。

      一直微笑着听班小松说话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郁风:???

      班小松偷偷盯着邬童看了一会,转头小声问尹柯:“他怎么了?”。尹柯头也不抬:“你自己问他。”开玩笑你家童哥闹别扭肯定得你亲自哄啊,可别想把我扯进你俩的狗粮里去。

     训练之后,郁风因为正门粉丝太多想走后门,于是班小松自告奋勇地要带他去。邬童看着前面勾肩搭背的两个人,脸上依旧是冷漠的神态,眼神却暗了下来。他看着班小松快要把郁风送到门口时叫了他一声。他看着班小松回头看见他后笑起来的好看的脸。他看着班小松和郁风道别后像他走来。他听见班小松对他说:“邬童,怎么啦?”。

     然后他听见自己说:“跟我过来一下。”

     邬童和班小松一起走到棒球社。“诶邬童这棒球训练都结束了你还带我来这儿干什么啊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有东西忘在这了那你也————”

     邬童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有点混乱,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班小松到这里来,更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

     算了吧。他想,编个借口算了。可是班小松丝毫不体谅他现在混乱的心绪,依然在自说自话的叽叽喳喳,还要埋怨邬童不听他讲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邬童已经把班小松压在被他关上的门上了,手还紧紧抓着班小松的一起压在门上。

    他看着班小松突然变化的神情,觉得糟糕透顶。

     算了。邬童一边想着一边把头靠进了班小松的脖颈上:“你能不能安静点啊。”

     “哦……”班小松有些无措,这似乎是一个过亲密的举动,可是他又完全不想抗拒。

      “叫我的名字。”闷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班小松也有点崩溃,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心跳为什么会清晰可闻。所以他本能地顺从着邬童小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他就感觉邬童本来压着他手腕的手顺着自己的胳膊滑下来直到自己的腰部,停止,然后收拢。他感觉自己有些微微的颤抖。

     “再叫一遍。”
    
     班小松无法拒绝:“邬童……”

     他还处在与邬童的拥抱中头脑不清晰的阶段,就听见了邬童低低的笑声传来。然后理智瞬间回归,他马上推开了邬童,发现他笑得虎牙完全暴露。

     “这么乖啊班小松。”他的眼睛里充满着班小松看不懂的情绪,班小松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都干了什么丢人的事,他不敢再跟邬童对视,马上开门跑了出去。“等等我啊班小松!”然后邬童带着他两颗瑟瑟发抖的虎牙追上去了。

      晚风吹碎了某人的眼睛的星星,也吹亮了某人眼里的桃花。